老頭子雖然在別人眼裡已經老的不像樣子了,但是與好多事情的發生年代比起來可是只能說:『我生也晚……..』,就像北洋軍閥時代老頭子硬是沒有趕上,好多逸事都只能由年長幾十歲的長者口中聽來,以訛傳訛或誇大其事是有可能的;所以本文純屬傳說,萬勿據以憑斷是非!
東北的土匪稱為鬍子,他們雖然打家劫舍,比起清廷官軍來大概還講一些江湖義氣,以致人員越集越多,勢力越來越大,吞州佔府將官兵趕出好大的地盤,清廷眼看制不了啦,只有談條件講和,名之謂招安,鬍子頭自從被清廷招安之後,當然他們就是名正言順的官兵了,雖然他們匪氣未改,幸運的是未受清廷官僚腐敗氣氛感染,一貫的埋頭擴充勢力,充實裝備,以致地盤越來越大,後來雄據整個東三省,並派軍關內干預北洋政府事務,北洋政府內皖係與直係鬥的厲害,幾次戰後軍力對耗損失嚴重,東北軍趁勢就在關內佔了地盤,地盤內軍頭也跟隨流俗號為督軍,這是個軍政一把抓的角色,由於是土匪出身,一切依槍桿子說話,甚麼法律甚麼傳統甚麼中央號令在他們眼裡是值不了幾毛錢的,當時盤踞山東的東北軍首領是張宗昌,他是山東沙河人,小時家境貧困,那時家境不好生活困窘的唯一出路就是離開家鄉去闖關東,這不是跟著張作霖闖出頭來了嗎!
張督軍的老爸是吹鼓手,專吹小喇叭,他治理山東以後,下的第一條民政命令就是:婚喪喜慶如果要用吹鼓手,待遇吹鼓手說了算,並且一定要用轎子接送,中間要好酒好肉伺候,如果吹鼓手不如意告到官府,官府要嚴罰僱主;以致在他治理山東的那幾年,山東人家娶得起媳婦請不起吹鼓手‧這段是真的,小時在家鄉聽大人當笑話來說‧
張督軍治理山東以後,他把老爹接入督軍府居住,只要有沾親帶故的沙河老鄉來找老喇叭匠,凡是想做官的,他馬上會叫師爺發表派令,原有的那些地方官員又不是他的人,叫他們捲舖蓋還不是衛士的一句話;我見過任職鹿谷鄉公所一退伍老兵卞興魯先生,滿肚子私塾學問,一手漂亮的毛筆字,家嚴尊他為山東同鄉前輩,他比家嚴年長二十多歲,所以我尊稱他他為「卞大爺」,他曾說張宗昌治理山東年代,他因是沙河人,由同鄉的引見去找過張督軍,就獲派為某縣縣長,上任沒多久張督軍兵敗失勢,他也就打道回老家了‧
張督軍很孝順他老爹,為了讓他老爹解悶,時常招集一群喇叭匠在督軍府合吹喇叭以自娛,有一次張督軍在府內大宴僚屬,招集一群喇叭匠奏樂助興,他老爹當然高倨席上了吃吃喝喝了,忽然間他老爹大聲喊曰:『打住!打住!』並且跑出酒席到喇叭匠群中一人踢了一腳,口中罵曰:『懶東西!那段好聽的怎麼偷偷的省掉了?俺可是內行!』
由於自己失學,山東的教育事業很受他重視,有學識的人士他還是真心尊重的,在他眼裡,犯錯的縣長可以立時命令衛士拉出去崩了,犯錯的教育主管只能交由教育廳長處理了,有次他下鄉巡視,某高中校長為表示歡迎之意,就請他看籃球比賽,參賽學生表現也甚出色,他看後滿臉怒氣的招集學生講話:『你們踴躍的來上學,並且到了五分之六,算是全到了沒有逃課的,俺很高興!俺每年給你們校長很多錢,想不到你們校長不捨得買皮球給你們玩,害的你們那麼多人搶一個球!這事我會要求教育廳長處理你們校長,明天我也會叫衛士給你們送一汽車皮球來,你們一人分一個,以後不必要那麼多人沒命的搶一個皮球了!』校長大人滿臉豆花就是不敢分說一句!所謂秀才遇到兵,有理說不清者這是實例,更何況秀才是個留日人士,兵又是東北鬍子出身!
他督軍山東期間碰上大旱天,他老爹就告訴他:『有皇帝的時候,天下大旱皇帝是要向老天祈雨的,以示關心民間疾苦,你是山東最大的官,這時候輪到你表現愛民了!』張宗昌很親他老爹,平常非常孝順,如今聽老爹如此吩咐,就招集參謀商討如何轟轟烈烈的辦一次祈雨儀式以討好老爹,最後確定將部隊所有高射砲調至泰山頂上,請老爹及他的朋友們到場觀禮,每尊砲各轟老天十八砲並且各砲齊轟以威脅要老天下雨;事有湊巧,事後天上就陰雲密佈,第二天就下起雨來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gy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