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頭子很羨慕古時侯文人對對子遊戲,最佩服的是其對句之敏捷及貼切,近偶見一文言及古時私塾中教授內容,最初級者為:三字經、百家姓、弟子規、聲韻啟蒙、、、、、等等等等,其中各有舉例,聲韻啟蒙之例的一段曰:
雲對雨,雪對風,晚照對晴空‧來鴻對去雁,宿鳥對鳴蟲‧ 三尺劍,六鈞弓,嶺北對江東‧人間清暑殿,天上廣寒宮‧兩岸曉煙楊柳綠,一園春雨杏花紅‧兩鬢風霜 ,途次早行之客;一簑煙雨,溪邊晚釣之翁。
沿對革,異對同,白叟對黃童。江風對海霧,牧子對漁翁。顏巷陋,阮途窮,冀北對遼東。池中濯足水,門外打頭風。梁帝講經同泰寺,漢皇置酒未央宮。羞看百煉青銅。
貧對富,塞對通通通,野叟對溪童。鬢皤對眉綠,齒皓對唇紅。天浩浩,日融融,佩劍對彎弓。半溪流水綠,千樹落花紅。野渡燕穿楊柳雨,芳池魚戲菱荷風。女子眉纖,顎下現一彎新月;男兒氣壯,胸中吐萬丈長虹。
這不像小時候背過九九乘法表後再去做四則問題一樣無異嗎?可見古人對句的本事也並不有何神奇,只是我們未曾背過聲韻啟蒙而已,據說如今小孩子不背九九乘法表,那他們看老頭子們心算之快是否也像老頭子佩服古人對對子遊戲?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gy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