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頭子自知學識比年齡低太多,為了有點東西可以教給孫子孫女,只有把有用的書拿來硬啃,不但要懂得內容的本末,還要能瑯瑯上口以顯示本爺爺有滿肚子學問焉,(如此唬自己孫子雖然道德有差,但是對小孩子總有點好處吧?)其中唐詩中高適先生有『詠史』一篇,剛看不知所以然,經翻閱注釋並回憶以前看過的俾官野史,事情的經過大略如下:
唐朝大詩人高適『詠史』:
尚有绨袍贈,應憐范叔寒,不知天下士,猶作布衣看‧
詩中說的是戰國時代范睢與須賈兩人的遭遇:約2600年前,范睢與須賈兩人都是魏國的大官,兩人同時獲派去齊國作外交工作,到了齊國以後,由於范睢的工作能力及國際局勢看法都得到齊王的高度重視,就賜給他很多錢財,而須賈什麼賞賜也沒得到‧
兩人回到魏國覆命之後,須賈就將范睢得到齊王的高度重視,受了豐厚賞賜的情形報告了丞相魏齊,魏齊以為范睢私通了齊國,就將范睢捉來用大杖狠狠的打了一頓,范睢被打的死而復甦,知道自己在魏國有性命之憂,於是改名張祿逃往秦國‧在與秦莊襄王交談過治國理念及天下情勢之後,秦王非常佩服范睢的大才,就拜范睢為相‧范睢治理秦國非常成功,幾年之內使秦國國富兵強,不時的征伐鄰近諸侯,秦國威勢震動天下‧
魏國是秦國接壤的較弱國家,在秦國兵威之下非常不安,丞相魏齊就派須賈去秦國進貢,並且一定要親謁張祿丞相想法建立友好關係‧
在經過須賈幾次登門請見為門房檔駕後,范睢就穿了破爤而單薄的衣服去見須賈,須賈見他貧寒至此而憐之曰:『范叔還活在人間啊,怎麼貧寒到如此地步!』並立時解下自己穿的絲綢暖袍(绨袍)給范睢穿上,范睢曰『僥倖沒有被魏齊的大棍打死!現在正給張祿丞相當車夫!』須賈曰:『我數次請見丞相,但都為門房拒絕,請你為我通報一下!』范睢就給須賈駕著車到相府,將他交給門房招呼就進去了‧
良久不見范睢回來,須賈奇怪的問門房:『范叔為何久久不出來?』門房曰:『那是丞相張祿啊!』須賈大驚,就袒露上身匍匐階前謝罪,范睢曰:『汝罪當死,今得不死者,以子绨袍戀戀,尚有故人之情也!』乃赦之‧當然對魏國修好的請求,由於有魏丞相魏齊大杖恨狠打的仇恨,不是須賈能辦到的‧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gy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